蛇蟒放生,科学进行,功德无量

 蛇蟒放生,科学进行,功德无量

2010年6月28日,扈师兄打来电话说,当天他念佛入定时,有两位中年男子前来现身,穿白色长袍,身高与常人无异,相貌看不清楚,自称是昨天被我们放生的蟒蛇!他们通过老扈向我和所有参与师兄转达谢意,万分感激救命之恩!并表示今世缘分仅止于此,只能感谢一下,以后某世一定报答大恩!

听罢此言,不由想起昨天刚放的两条大蛇。 说起它们的来历,颇有些曲折离奇……

本地市场有个大蛇贩子“小农”,这家伙姓氏很怪,我还是第一次碰见,姓“农”,农民的农!后来有几个广西师兄联系随喜放生,才知道广西姓农人的很多。小农二十来岁,浓眉大眼,挺精神一小伙,皮肤黝黑,身强力壮,十分健谈,也很会做生意,

2010年初,刚从上海来本地开拓市常他老家广西钦州,就在“十万大山”附近,整个家族都做批发蛇的生意。据他说广西十万大山,盛产各种蛇类,品种庞杂,数量众多,当地无业人员为“创收”,很多人都不惜冒险进山捕蛇卖钱。小农家族在那里设有好多收购点,开始只是低价收购散户捉来的蛇,再集中批发给外地客商,随着食用蛇需求量越来越大,他们的生意也越做越火,后来干脆把野生母蛇留下做种,搞起了人工养殖。他们家的蛇目前发往全国各地,平均每年销售量300吨左右,营业额过亿!其中80%以上销往长江以南,湖南、湖北、浙江、两广等地,那些地方蛇是家常便饭,多数饭店都有名目繁多的各种蛇菜。其余的蛇销往北方山东、江苏等地,其中济南、青岛消费量最大…… 这些情况都是后来跟他熟悉,甚至成为朋友以后他才透露的……

小农原来常驻上海负责中转销售,后来上海开“世博会”,查的很严,所有通过物流进出的货物都要开箱检验,他的货“太过生猛”,不符合要求,所以暂时将中转业务转移到了山东。

第一次买他的蛇,价格虽然比其他贩子低一些,但比批发价仍相对较高。第二次去,顺手给他留下一本《戒杀放生》,劝他没事好好看看。这家伙虽然从事杀生行业,但却颇有善根,还真的看了…… 第三次去,价格就便宜了许多,几乎是原来的一半,真的是批发价了! 小农说,通过这本书,他第一次接触到佛法和佛教,以前只知道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大批杀蛇、多多泡妞,现在才知道世界上还有放生念佛、行善积德这些事!仿佛打开了他生命中通往另一世界的一扇门,使他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有了巨大转变!所以愿意将蛇以成本价卖给我,按他的说法,就算他自己也做点好事…… 可见不管是魔王还是屠夫,一切众生无始劫来的佛性从未泯灭,只看遇缘如何,怎样开发了! 立即表扬了他一番,又送给他几本佛法善书,同时告诉他“拔众生苦放生会”和博客的网址,让他有时间上去看一下。

当天晚上,博客中有人给我留言,内容只有一句话“迷途知返的蛇贩子农……”看了之后,笑得我一晚上肚子疼…… 从那之后,小农卖给我们的蛇不但都是成本价,碰到高兴,他还经常自己随喜个几十条……之后某天,他打来电话说手里有四条蟒蛇!是几个企业(企业一般是指以盈利为目的,运用各种生产要素(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和企业家才能等),向市场提供商品或服务,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独立核算的法人或其他社会经济组织。在商品经济范畴内,作为组织单元的多种模式之一,按照一定的组织规律,有机构成的经济实体。)老总特意订购,用来做蛇宴的,如果我能放生,他愿意以成本价优先给我!

蟒蛇属爬行纲→蛇目→蟒科,体色黑,有云状斑纹,无毒,是蛇类中体积最大也最有灵性的品种。蟒在中国文化中具有崇高地位,古代皇帝穿的是龙袍,其至亲兄弟及其他诸王穿的则是蟒袍,在古人心中,蟒仅比龙低一个等级!所以古时“蟒袍加身”是士大夫们的最高理想!意味着位极人臣,荣华富贵……

蟒蛇体色除了黑色外,还有其他颜色,比如金色的,俗称“黄金蟒”,非常罕见,价值极高。据小农说,小时候他还见过一条纯白色的野生蟒蛇,不过至今就见过那一次!野生蟒蛇数量极少,濒临灭绝,现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

小农说据他估计,连养殖加野生,全国每年消费食用的蟒蛇大概在十万条左右。因为数量稀少,所以一些有钱有权的饕餮之徒总是想方设法搞来吃吃,以满足猎奇心理和口腹之欲。一些大的野味饭店为牟取暴利,也都有蟒蛇宴等各种蛇菜销售。市面上的蟒蛇多数为养殖,产自海南、云南、广西等地,也有缅甸蟒和越南蟒,多是走 私入境,还有部分广西、云南等地的野生蟒。

根据有关法律和管理条例,国家禁止私人私养野生蟒蛇。人工养殖蟒蛇,须经国家林业部门批准,颁发《蟒蛇驯养繁殖许可证》,还要具备一些条件,经过核实后才行,目前为止能在人工饲养条件下繁殖长大的蟒蛇数量仍然很少,而野生蟒蛇的抓捕、贩卖、食用都属违法,所以市面上蟒蛇并不多见,可遇不可求,而且价值不菲,想吃顿蛇宴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但全国各地,尤其是两广地区,地下产业链仍为贪婪的食客们提供了大量蟒蛇食用,因为种种原因,这种情况很难禁除!我们放蛇的一贯原则是绝对谨慎,安全第一!所以从来不放毒蛇或者大型蛇,只放性情温顺,体积较小的无毒蛇,而且必须放到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以保证人和环境的绝对安全!而蟒蛇只听说过,从没见过,更别说放了,而且价钱不低,放一条蟒蛇的钱能放好多其他物命,所以考虑再三,还是回绝了小农。

巧合的是,就在次日放鸟时,卖鸟的小马给我讲了一件事,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临市有一个著名的野味大饭店,天鹅、熊掌、山珍、海味应有尽有,生意红火,消费者不是富豪商家,就是达官贵人。小马定期给饭店送鸵鸟蛋,所以跟厨师们都很熟,能够进入制作间,昨天他去送货时,正好碰见几个厨师在杀一条蟒蛇!

那条蟒重18斤,从济南一个大市场买来,100元一斤,花了1800元。蛇被关在铁笼里,可能已经知道大祸临头,所以非常狂躁,一边闷声吼叫,一边猛撞笼子,厨师也有些害怕,围成一圈,无从下手….. 之后其中一个出主意说,试试能不能淹死它!于是把铁笼扔进水池,蛇随着铁笼一沉到底,咕噜咕噜直冒水泡……

大约过了半小时,厨师们感觉差不多了,提起铁笼一看,结果吓了一跳:大蟒蛇不但没淹死,反而更精神,仍然活蹦乱跳!一家人开始犯愁,因为外面客人还在等着吃蛇宴!没办法,最后只能冒险强行杀蛇:一个胆子最大的厨师拿来一个很长的大铁夹,打开笼门,快速夹住蛇的七寸,把它拖出来,蛇大声嘶叫,拼命挣扎,蛇身瞬间就从脚缠到了他的腰部。厨师拼命夹住蛇头,放在案板上,大声叫其他人上来帮忙。此时另一厨师拿来一把非常锋利的刀子,从蛇嘴开始一点一点割,据说有的蛇头被剁下来,脱离了身体,还能咬人,所以要一点一点将其割碎。最终,刚刚还面目狰狞的蛇头被割成很多小块,一案板都是,蛇身逐渐没了力气,最后无奈的松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蟒蛇就这样被残忍杀害了!然而它的悲惨命运远远没有结束!接下来是扒皮,掏出五脏,再被剁成30公分左右的一块一块,清洗,之后或煮或炸,变成蛇骨汤、蒜香蛇排、凉拌蛇皮、白合炒蛇肉、椒盐蛇肉等等大约近20个菜,端上桌来,足够10个人饱餐一顿,此即传说中的“蟒蛇宴”!

“蟒蛇宴”多以蛇的重量计价,一斤500元左右,一条18斤的蟒蛇进价1800元,却能卖上9000左右的价钱,此即所谓的“暴利”! 蟒蛇皮则被收购加工制成多种乐器,比如二胡。全国近百家民族乐器生产企业,尤其是二胡生产企业,每年都要使用大量蟒蛇皮!另一些蛇皮则被制成皮革,用于做皮衣、皮带、皮包等等,一些世界知名的奢侈品品牌的原料都是蟒蛇皮,因为蟒蛇皮足够厚,有韧性又有弹性!很多有钱的小姐、太太更是以手持一价格昂贵的蟒蛇皮包招摇过市为荣!

蛇胆、蛇血则被专门留出,供人吞食,蛇油被制成药品,治疗烧伤、烫伤、皮肤干燥、开裂等等,总之,一条蟒蛇惨死之后,其神识在很长时间内还会感受巨大痛苦,一刻不得安生…… 蟒蛇,特别有灵性,特别认人,对它有恩,它们定会报答,有怨,它们也定会报复!

所以从那条大蛇被带到饭店到落入食客们的腹中,一段极深的冤仇已经结下,一场惨烈的报复已经开始!从捕蛇者到蛇贩子,从饭店老板到杀它的厨师,从点蛇宴者到每一个食客,从加工蛇皮的工人到手持蛇皮袋的美人…..这条蟒蛇的神识从此将满怀仇恨跟随每一个人,从福气最雹最易下手的开始,一个一个展开报复!也许几天,也许几年,也许今生,也许来世,不论时间长短,因缘成熟之时,所有参与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一酬偿命债,一一承受这条蛇曾经承受的割头、剥皮、剖腹、腰斩、蒸煮、吞食之苦!一切众生轮回苦海,流浪生死,就是如此冤冤相报,永无休止……

鸟贩小马目睹了这条蟒蛇被杀的全过程,他跟我放生日久,屡受熏染,已经能够熟练背诵大悲咒,也知道些基本佛理,见大蛇死的实在太惨,所以一直在旁边给它念佛号,希望它能嗔心稍减,往生善道……. 听小马讲完,痛惜那条蟒蛇的同时,也陷入深深矛盾:小农手里的大蛇到底要不要放?

两天之后,小农又打来电话,说四条蟒蛇以卖了两条,剩下两条太乖巧、太温顺了,听闻佛法后,实在不忍心看它们被杀,所以决定一分钱不要,白送给我放生!我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小农说绝对没事,蟒蛇也有好多品种,剩下这两条都属于“温柔型的”,不会攻击人,而且都喜欢安静,只在夜间活动,白天不会出来,放进深山,绝不会出问题,见我还是不放心,便邀请我先去他那看看再说。

到了他住处,虽然正是盛夏,天气很热,但进到他屋中却感觉凉飕飕的,小农说,有蟒蛇在的地方,周围环境自然会阴冷….. 终于见到那两条大蛇,它们都是3米多长,重20斤左右,碗口粗细,蛇头较小,黑色身躯上对称排列着大片云豹状金色花斑,十分华丽,看上去挺吓人却十分温顺。一条懒洋洋躺在地上凉快,另一条竟毫不客气的趴在卧室大床的凉席上。有生人到访,它们好像也并不在意,只是慢慢移动身躯往角落里爬了爬。

为了让我们看个仔细,小农提起床上那条,开始拿在手里把玩,它果然很温顺,虽然不太愿意,但并没激烈反抗,只是不停吐舌头,扭曲身体表示抗议。小农说,蟒蛇是所有蛇中最大,最有灵性,记性最好,也最喜欢和人类接触的一种!

世界各地很多人都拿来当宠物养,它们也很尽责,知道感恩图报,有的能帮主人看家护院,有的甚至能帮着看孩子。这两条蛇就散放在屋里,也不闹事,晚上有时甚至会爬到床上与他同床共眠,人蛇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无事,还可以当个免费空调!我壮着胆子伸手摸了摸蛇的脊背,触手凉兮兮的,感觉很舒服,一般蛇都较软,蟒蛇的背部却有一段硬的骨头,我还特意用手指敲了敲。它表现得十分友善,并没呲牙咧嘴吓唬我,看过来眼神也很柔和。那一刻不但没害怕,反而对它们心生怜爱,如此通人性的生灵怎么忍心任其被厨师们大卸几十块?当即决定,将它们放生!

之后是反复研究放生地点和具体方案,最终敲定一处人迹难至的深山,并挑选老扈、老刘两位精兵强将具体实施,为两条蟒蛇放个专场! 次日一早出发,驱车一百多公里进入深山,一直往里开,走到前面实在没有路,才停下来念放生仪轨,念完又反复叮嘱它们,以后尽量少造杀业,一定躲得远远地,千万不要伤人,也不要再被人伤,从此好好修行,将来往生极乐,再来广度众生….. 嘱咐完了,挥手与它们告别,两条蛇被分别装在两个细网兜中,好大一团,见到山林和绿草,十分兴奋,身体不停蜿蜒屈伸,时不时昂起头冲我们吐吐舌头,好想知道终于躲过了一劫!之后老刘、老扈一人背起一条,翻山越岭,继续向大山深处挺进。

他们回来时,已是中午时分,老扈说又往山里劈荆斩棘爬了十几里路,放到了一处悬崖下,附近有很多水洼,很适合它们生存,也绝对安全,老扈到达那个位置都很困难,别人更不用说了!蟒蛇喜静,只会往山的更深处爬,这才放下心来,打道回府。第二天上午,便发生了两条蟒蛇神识现形谢恩的事。

老扈说,之前还碰到过一件类似的事:去年某天,他正在诵《地藏经》,忽然隐约听到有人喊救命的声音,很迫切也很清晰,直觉告诉他,是某个蛇类物命的神识在向他求救。当天下午,他和另一位张师兄来到某大型市场一处卖蛇摊点,笼子里果然还剩下三条大王蛇,活蹦乱跳的,当时已有买主在谈价。他俩赶紧买下,找一处深山放掉,放生时其中两条迅速游走,只有最大的一条在原地流连,迟迟去,老扈说正是前来求救的那位!彼

时,老扈突然看到现场空中出现观世音菩萨圣像,满眼慈悲俯视着他们,赶紧跪下磕头,再起来时,那条蛇已经不见踪影…… 老扈自幼生长在农村,幼时杀过很多生,十三岁时,更曾用铁锨无缘无故砍死过一条绿色草蛇,后来家里盖房、干农活时几次遇见险情。二十岁后,很长一段时间,生活都很困顿,诸事不顺…..学佛之后才明白,很多不顺都是幼时杀生感召的,所以现在特别喜欢放生,尤其喜欢放蛇、鳖之类,是目前为止,我所见过唯一一个放生比我更有瘾的人!

人分三六九等,傍生亦然,动物中有“胡、黄、白、柳”之说,即狐仙、黄仙、白仙、柳仙,这些众生多数有少食、少动、懒散、冬眠的习性,它们潜伏不动或冬眠的阶段往往占据其生命的大部分时间,这种状态其实就相当于修行人在禅定或闭关,因为思维简单、分别念少,它们的“禅定”效果大多比人更好。

一切有情皆有佛性,也都能“由定生慧”,所以天长日久它们就或多或少有了些神通,此时它们往往被我们称之为“妖”或“仙”,其中的蛇类众生则是传说中的“柳仙”。

《白蛇传》中的白蛇、青蛇即属柳仙,柳仙唯修定力,不持戒律,所以贪爱不除,留下一段千古情怨。 “柳仙”往往是嗔心未除的修道人堕落在畜生道的产物,此等众生因宿缘使然,往往时时想与人结缘,目前多数动物类“附体”都是此类众生。而一般的蛇多是心胸狭窄、心性恶毒的人或众生死后转生的,所以很多都有毒性,其报复心、嗔恨心胜过其它动物数倍!但不管什么蛇,因习性使然,都喜静定,所以其神识都有一定灵性,其心念都有一定力量。老扈说小农的四条蟒蛇中,最有灵性的就是被救的两条!

他之所以最终免费送给我们放生,除了闻到佛法,思想转变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两条蟒蛇神识通过心念力量影响了他!最后才得以逃出生天!否则小农绝不会这么大方!正因如此,杀吃蛇类,报应必惨,下面是几个杀蛇恶报的真实实例,希望引起读者惊醒!

一、蛇头被剁20分钟后,仍飞起咬人! 以下是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斩首飞蛇》的相关报道:主持人:前不久,浙江《今日早报》一条消息引来很多人注意,各个也都争相转载。一个人被蛇给咬了,听起来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件事新鲜在,咬人的是一条已经被宰杀了的蛇!蛇被宰杀剥皮后,斩成两截,头也已经被斩下来。就是这个蛇头,腾空而起,把人给咬了,而且咬得还不轻,让这人中了蛇毒,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 当事人钱老师:很恐怖,蛇这东西太厉害,我都不敢看了,泡酒也不要泡了,一朝被蛇咬,三年怕草绳。当时蛇头突然跳起来两寸多高——蛇头会飞的——就这样死死咬住我的手指头。 央视记者:那个蛇头被剁掉多长时间了? 钱老师:当时应该有20分钟的样子。杀蛇时,有人告诉我蛇胆是很好的中药,我还去超市买了一瓶矿泉水吞服了蛇胆。主持人:蛇头被割下来20多分钟,仍然有攻击人的能力?这件事让人难以相信!让人更难相信的是,这条蛇居然是腾空飞起咬了人。脱离蛇身那么久的头,能做出这样一个动作吗? 钱老师:医生说,用五步蛇泡酒,放酒瓶里半年,还能咬人,肉都烂了还咬人!曾经有个厨师被4个蛇头同时咬到手!它是在报复我,它不知道是别人杀它的,它认为是我杀的。旁观村民:蛇有灵气,不能碰,有害处。蛇恨呢,皮都给剥掉了! 《羊城晚报》也登载过一则断头蛇腾空咬人致死的消息,令人毛骨悚然: 顺德市乐从镇某酒楼员工陈某,为客人宰杀了一条两米长、重两斤的泰国眼镜王蛇。将蛇剁头、去皮,大约十分钟后,他准备将斩下的蛇头用钳子夹住扔到拉圾箱,此时,蛇头突然腾空而起,死死咬住他的右手无名指,陈某赶紧大喊叫人,但不幸的是,仅过几分钟时间就因中毒太深,停止呼吸!

二、打蛇、吃蛇变蛇人! 2003年6月7日《沈阳今报》报道了辽宁省辽阳县田水乡塔湾村农民韩永波《打蛇、吃蛇变蛇人》的。 韩永波70多岁的老父亲放牛时曾打死过二、三十条蛇,并吃了蛇肉,结果得了现世恶报:38岁的大儿子及大媳妇抽疯死掉,剩下了一个小孙子。二儿子韩永波自己也打死过好些蛇,同样也剥皮吃了蛇肉,结果竟变成了蛇人!全身皮肤成黑紫色,质地变硬、变厚,像蛇的鳞片一样,全身疼痛难忍,必须用手不停地抓挠,一抓鳞片就一层层地往下掉…..而且还见不得风,见风皮肤就发紧发痛,每天都要泡在水缸里才能减轻痛苦。成天躺在床上不能下地干活,四处求医都治不好,花光了所有储蓄,欠下了一屁股债。小儿子无法上学,全家生活艰难,实在苦不堪言,他几次找老鼠药想寻死,逢人便说千万不要杀蛇啊,后悔的不得了…… 后来韩永波接触到佛法,全家人真心忏悔以前造过的杀业,在沈阳市、新民县念佛团数百人的热诚帮助下,大量放生,又念了许多部《地藏经》回向给他们所杀害的蛇类冤亲债主,终于使他疾病消除,脱离了苦难。

三、杀蛇灭十族 明朝大臣方孝孺,曾助太祖朱洪武开创天下,太祖死后协助明惠帝掌朝。方孝孺出生前,其父选择一块地,准备造祖坟。当晚做梦,梦见一红衣老人,向他礼拜,哀求说:“你选的地点,正是我住了很久的地方,我哀求你再宽延三天,等我的子孙搬到其他地方去后,你再造坟墓,我一定报答你的恩情。”恭恭敬敬的说了三次,千叮万嘱,要求三天后才掘土,然后礼拜而去。方孝孺的父亲梦醒以后,心想哪有这种事情?梦中的事多是虚无漂渺的,而且已经看了明天吉日,哪能再延三天?就命令工人开工掘地。掘至地下,发现一穴,穴中有红蛇数百条,他就用火把红蛇全部烧死了。当晚又梦见那位红衣老人,满面怨恨对他说:“我至心哀求你,你竟然把我子孙八百全部烧死,你灭我族,我亦要灭你全族!” 这个烧蛇的人,坟墓做好后就生了方孝孺。方孝孺的舌头尖如蛇形,后来长大成人,官做到翰林学士。明太祖死后,北方燕王谋反,引兵南下攻入南京,文武百官都投降,唯有方孝孺不降,燕王命他写榜文诏告天下说:“燕王为保护明朝江山而攻入南京城。”方孝孺写的却是“燕贼篡位。”燕王大怒问:“你不怕灭九族吗?”方孝孺答:“灭十族又如何?”燕王听罢大怒说:“好!我就灭你十族。”但转念一想,只有九族,哪有十族,想来想去,他有老师学生,就算上一族吧!结果牵连无数,共杀八百人!这是历史上的著名事件!方孝孺是那位红衣老人,也就是被烧死的八百条蛇的首领投胎转世的,而被杀的十族也正好是八百人!因果报应岂不是丝毫不爽吗?

四、恩将仇报,剧痛而死! 印度报纸曾报道过一件真事:某人在深山采药时,不小心跌入了30米深的坑中,挣扎了两天两夜,爬不上来,眼看将要饥渴而死,突然有一条七人长的巨蟒将粗长的尾部递入深坑,让其拉着爬上来,从而捡回一条小命。此人获救后,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上报政府,由政府组织捕蛇队,他带路来捕捉巨蟒。后来巨蟒终于被捉,关入动物园的铁笼。某日,采药人走近铁笼观看时,巨蟒突然迎面喷出一股浑浊唾液,正中其身,采药人回家后皮肤溃烂,从头烂到脚,采取各种办法都医治无效,最终受尽痛苦而亡!除了无故打蛇杀蛇,还有很多人听信世俗说法,对蛇血、蛇胆等很感兴趣,以为能够治并补养身体,结果却适得其反,饱受痛苦,甚至丢掉性命!

以下则是几个这方面的事例:

一、生喝蛇血致死据报道,某粤西中年男子因脾脏不适被送至广州市某三甲医院,检查发现其肝、脾、大脑有多处损害,其中大脑有明显肿块,医生怀疑是寄生虫进入脑神经诱发病变。询问病史后得知,该男子长期热衷吃各种稀奇古怪的“健身食物”:生喝蛇血、吃活壁虎、大啖刺身,曾一度呕吐出寄生虫。医生对他进行多种寄生虫抗体检测,均呈阳性,包括肝吸虫、广州管圆线虫等,最终该男子因病情严重,不治死亡。

二、生吞蛇胆中毒 《重庆商报》9月23日报道,60岁的汪素珍婆婆以为生吃蛇胆、生饮蛇血能明目、治风湿,不想在生吃后反而中毒。昨日,市急救中心向汪婆婆的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汪婆婆家住南岸区长生桥镇天文村,与35岁的儿子刘力均住在一起生活。据刘力均回忆,前天清晨6点左右,刘力均打开院门,看见一条背面呈土黄色,长约1米的蛇横卧在门槛上,刘找来铁铲把它打死。母亲汪婆婆撞见后,忙用刀将被打死的蛇剖开,生吞了大量蛇血和蛇胆。当天中午11时许,汪婆婆开始觉得力不从心,伴随恶心、头晕,最后昏倒在家。儿子刘力均发现后赶紧将其送往长生桥医院,后被送往市急救中心抢救。医生诊断,汪婆婆因食用蛇血、蛇胆导致中毒。当晚8时许,汪婆婆因病重送入市急救中心抢救。截至昨天上午10时许,经过吸氧、抗心衰及脱水、解毒等治疗,病人病情逐渐好转。但医生称病人蛇血蛇胆中毒致多脏器功能衰竭,目前还未脱离危险期。

三、饮用蛇血、蛇胆致病 据新华社海口11月25日专电:3名在琼务工民工在聚餐时发生中毒。 11月22日18时许,湖北襄樊民工谭某与陆某、韦某一起到海口市南宝路一家餐馆聚餐。谭某点了一条1公斤多重的活蛇。服务员用白米酒冲淡蛇血、蛇胆后,递给食客享用。谭某一口生吞了蛇胆,紧接着又与陆某、韦某开始品尝蛇血。过了不久,谭某开始感到力不从心,恶心、头晕,陆某、韦某也有此症状。3食客迅速打的前往解放军一八七医院救治,费尽周折才治愈。母镇巫某几年前因患风湿病用白米酒作药引,生吞了大量毒蛇蛇血和数只蛇胆,不久,巫某同样开始感觉到力不从心,恶心、头晕,最后昏倒在家。家人发现后及时将其送院抢救。经诊断,巫某是饮用蛇血、蛇胆中毒所致,后经医生全力抢救,才捡回一条命。

四、饮蛇血、蛇胆招致寄生虫 浙江医科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曾收治一个患者,他发高烧、腹痛、腹泻,多次治疗无效,进该院检查发现为肝细胞变性坏死伴大量嗜酸性粒细胞浸润,骨髓涂片亦显示嗜酸性细胞比例增高;肠镜检查发现,自肠至回盲部有大量大小不等的息肉状赘生物,肠粘膜亦有大量嗜酸性粒细胞浸润,粘膜下寄生虫侵入。服用驱虫药后在大便中找到大量虫卵,经鉴定为感染五步蛇携带的鞭节舌虫所致。这位患者发病前曾在一家餐馆喝过五步蛇胆汁和蛇血,因此染上此玻 另一位33岁男士,于今年5月初在广州市某大酒店生饮蛇胆汁酒与蛇血酒各一杯,约50ml。7月份开始感觉腹部闷痛不适,间断腹泻或便秘,偶有恶心、呕吐,在医院一般内科治疗未见好转。后发现粪便中有数段能蠕动的虫体节片,经鉴定为曼氏迭宫绦虫,后经确诊,该病人为生饮蛇胆汁和蛇血导致曼氏迭宫绦虫玻

五、巨星梅艳芳英年早逝。 2003年12月30日,著名香港艺人梅艳芳因癌症病逝,享年40岁。娱乐圈的人都知道,为了唱歌“开声”,梅艳芳有吃现杀蛇胆的习惯,生前曾吞食大量蛇胆…… 饮用生蛇血和蛇胆在我国南方较为普遍,在某些地方甚至成为一种时尚!医生说,民间盛传喝蛇血可以清毒降火,健身防病,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蛇血、蛇胆含有多种毒素、携带大量寄生虫,可以通过血液系统走到全身,引发脏器病变,导致急性中毒及肝脏损害等多种疾病,有人误认为将蛇胆连同白酒一道吞服就能起到杀菌的作用,但在不刺破蛇胆的情况下,白酒对胆汁中所含的察着手对放生行为进行立法研究,对于放生行为造成的不利影响,尤其是对居民造成人身伤害的,居民有权要求放生者赔偿损失,并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真正是“好心办了坏事”!

有鉴于此,很多高僧大德才一再呼吁佛子要如法放生,比如慈诚罗珠堪布曾撰文“一定要如法科学的放生”,索达吉堪布也有题为“纠正放生中不如法的现象”的开示。当然,相对于世界范围内每天数以亿计对各种动物的残酷杀戮,目前放生善行还处在一个初级阶段,佛子解救的物命只是沧海一粟,九牛一毛。

所以,对刚刚兴起的放生善行绝对应该以赞叹、鼓励为主,毕竟只有在放生的前提和基础上,才能谈到“如法放生”!一些地方的放生虽然看起来搞得轰轰烈烈,但多数师兄对放生的信心其实非常脆弱,稍有影响就会马上夭折!如果大家根本不来放生了,还给谁讲“如法放生”呢?! 当前各地放生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尤以放蛇问题最多,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最大,

以下则是笔者亲身经历或见闻几个事件,希望对所有放生佛子有所警诫:

一、某出家师父曾在冬天带领居士们放蛇,因为天气冷怕蛇不能存活,于是将很多蛇放生在某村庄旁边一口废弃的土井中,蛇们就地冬眠了。次年春天,它们从冬眠中醒来,纷纷爬出土井,进入村庄,造成很大恐慌。村民报警后,经查是这位师父带领放的,派出所找到师父要对其采取措施,后在居士们的调解下才不了了之。

二、一些师兄曾在本地“鲁山”旅游风景区内放生很多蛇,这次确实放在山里了,但当时正逢旅游旺季,旅客在游玩过程中经常与蛇亲密接触,结果可想而之。最后风景区管理处只好发动所有员工上山打蛇,真正留得性命的蛇寥寥无几…..

三、几位师兄某次放蛇,开车转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合适地点,眼看天色将黑,大家还都有事,最后竟草草倒在一条公路边的草地上了事。结果蛇纷纷爬上公路,满地都是,过往司机开始不敢压它们,很快造成了交通堵塞,后来一些胆大的司机不管这一套,照常开车碾过,次日那段公路上留下蛇尸一片,血肉模糊……

四、一些师兄某次将大量蛇放生在离一个村庄很近的山边,之后几天,这些蛇大举进村,新盖得房子它们不喜欢,专挑老宅子“入妆,有一户人家竟然进去37条!最后逼得村民发动起来悬赏打蛇,打死一条30元!同时扬言,再有人来放生,一样开打!

五、山东生活频道曾报道,鲁西南某市一男孩在家附近山上玩耍时被蛇咬了一口,当时没在意。回家后当晚,男孩竟不幸死亡!其父母当即报警,经查,咬死男孩的蛇是几个信佛居士在山上放生的,而且是毒蛇!公安机关随即对放生人采取措施,最后经反复协商,赔偿男孩父母30万,才免于刑事处罚!

六、前文提到的蛇贩子小农,某次我们向其购买乌灵蛇放生时,其手下马仔拿错袋子,打开了一个装毒蛇的口袋,被其中一条毒蛇蹭了一下,仅仅是毒牙在手上蹭了一下!他手臂当踌前往医院治疗。

正因为放蛇非常繁琐、辛苦,与之对应的,因蛇类灵性大且嗔心重故,放蛇的功德也极其巨大,对祈福满愿,消业除障往往有很明显的效果!蛇属龙族,而龙族是管雨水分配的,目前世界各地水灾(水灾泛指洪水泛滥、暴雨积水和土壤水分过多对人类社会造成的灾害而言。一般所指的水灾,以洪涝灾害为主。水灾威胁人民生命安全。造成巨大财产损失,并对社会经济发展产生深远的不良影响。防治水灾虽已成为世界各国保证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公共安全保障事业。但根除是困难的。)、旱灾频发,严重程度近代史上极为少见,此皆是人间杀生业重,人心恶毒所致,至诚祈请呼吁所有佛子多多拯救蛇类,如法放生、严谨放生,以期龙族欢喜,风调雨顺,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唐代散文大家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司马时曾做 《捕蛇者说》一文:“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 文字隽永,流传千古…… 今不吝才陋,也作“放蛇者说”,希望同样能流传后世,劝化无数众生切勿杀蛇吃蛇,放蛇们也放自己一条生路…… 柳宗元做永州司马10年后,于元和十年被改派柳州做刺史,“因其土俗,为设教禁”,取得显著政绩,颇有仁慈爱民之风,最终客死柳州,终年47岁,有《柳宗元集》传世……

行文至此,对柳刺史的仁人之风和唐朝那些遗闻旧事不由十分神往…… 真想穿越时空,梦回唐朝,问问柳大人:“您说的黑质白章,触草木尽死的野产异蛇,到底是何品种?